友情链接:
笔记本|上网本
台式机|一体机
DIY硬件 CPU 主板 内存 硬盘 显卡电源
O A办公 打印机|传真机|扫描仪 投影仪
数码产品 优盘 数码相机
数字家电 液晶电视 背投
网络通讯
域名交易
把握最新IT资讯

B站从A站后花园走向纳斯达克 9年圆梦

时间:2018-03-29 10:43来源:盈硕网 作者:IT商情 点击:
3月28日晚间,B站在美上市,整体募资规模4.83亿美元,交易代码为“BILI”,B站从A站后花园走向纳斯达克 9年圆梦

3月28日晚间,B站在美上市,整体募资规模4.83亿美元,交易代码为“BILI”,但开盘遭到破发,开盘价为9.8美元,较11.50美元的发行价下跌14.78%,截止收盘股价下跌2.26%报11.24美元。按收盘价计算,B站市值为31.3亿美元。上市现场,除了公司的管理层,八位在B站年轻用户中小有名气的UP主一同敲响了开市钟,而这或许是未来B站想要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。
 
Acfun老会员bishi
 
从Mikufans在2009年6月底制作开始,这家网站已经营了近9年。不过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,模仿日本弹幕网站鼻祖niconico的acfun(以下简称A站)已经上线,并吸引了一众用户,包括B站的创始人bishi(徐逸)。
 
最初A站只是创立者xilin的个人站,没有域名,用户们都只是通过IP访问,但IP地址经常变化,宕机、卡机也是家常便饭。09年中旬,A站内部爆发了一次内部矛盾,并逐渐被扩大化,当年7月,a站陷入一次最长时间的宕机,甚至延续到了8月。
 
图注:Mikufansbishi发布的管理员通知
 
到8月,一个叫Mikufans的网站曝出,而它的制作者就是A站元老“9Bishi”,在A站宕机的这段时间,Mikufans成为了替代品。不过后来bishi说,他6月中旬就开始在做Mikufans了,“最初完全是即兴而作,只花了三天,也有很多bug。”
 
虽然后来A站恢复访问,叫做“A站后花园”的Mikufans也并没有关停,依旧是每次A站宕机期用户们的去处,因为Mikufans早期的制作者和维护者实际上都是从A站出来的人,两个站之间也还算比较友好,Mikufans也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。
 
更名bilibili后的崛起
 
徐逸很少出现在圈子以外的视野,知乎上有一些关于他的问题,在一条“如何评价bishi?”的问题下,“小鸟”评价说,“答案里有人说他是成功的商人,我觉得并不止,bishi更加懂得侧笼人心,更加懂得经营网站。比起同行一些高高在上的老总,bishi更加像一名革命家,起航者。”
 
如xilin没有将A站卖给边锋的潘恩林和陈少杰走向商业化之前,Mikufans起初也只是一个V家聚集者的社区,2009年中,bishi也刚刚大学毕业,在一家金融软件公司做策划和程序,最开始的一年也就是只有bishi自己兼职在做,另加几个网友在帮忙维护,直到做了一年多,bishi辞职,而在2010年初,Mikufans也正式更名为bilibili。
 
而随后的这段时间,也进入一段A站与B站混战的混乱历史,2010年,A站某段时间突然出现大量的“喷子”以及更严重的“刷子”,在弹幕中争吵、恶意刷屏等现象频出,“最垃圾网站Acfun”的弹幕严重影响了用户的观看,而在这段时间,已经更名的B站在界面设计上也进行了改变,相比A站仍旧是文字链形式的网站看上去和用上去都更为友好,A站的部分用户也就慢慢变成双站投稿。
 
图注:改名后的bilibili界面
 
这件刷子事件的后期,还出现了至今没有定论的事件,曾经的刷屏语“最垃圾网站Acfun”后来变成了“大陆最好的网站bilibili”,再到后来,A站管理员出台政策,莫谈“b”事,B站也是如此。
 
而更名、改界面,以及这场混乱的历史,也意味着,B站从个人站,正逐渐走向商业化、大众化的网站。在混战之前,A站的流量还依旧碾压B站,但到了2012年,B站已经开始渐渐超过A站,2013年底完全超过A站,其中,一方面是A站内乱、几经易手停滞不前,而另一方面,B站也渐渐走上正轨,吸引了一众up主,注册也从最初的限时注册、节假日开放注册、邀请码注册走向更面向大众的开放注册。
 
这期间,B站也开始吸引外部投资。早期,网站还主要是靠着bishi个人资金发展,另外就是页面上的,但2011年、2012年左右,已经有很多投资方找上门来,至今担任B站董事长的陈睿也是在这段时间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了B站。陈睿后来回忆说,2011年联系上徐逸时,他正带着其他三人挤在杭州一间租来的房子里,连公司都还没有注册,网站收入主要来自搜索引擎的几万块钱的收入。
 
陈睿加入 商业化走上正轨
 
2014年,在担任联合创始人的猎豹IPO后,陈睿也正式退出,加盟B站担任董事长,B站也由此结束了过去的野蛮生长,走上了商业化正轨,而徐逸则作为创始人持股退居二线。从B站此前公布的招股书上看,陈睿是第一大股东,持股21.5%;创始人兼总裁徐逸持股13.1%;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持股3.7%。
 
“当时无论是做B站的人,还是我参与,都是个人兴趣。我们一定要保持B站的小众特色。我们自认为走的是一条荒无人烟的道路,但是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一座城市。”陈睿后来说。
 
查询B站的主体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2013年5月,股东起初是徐逸和曹汐,并在2014年3月进行了股份变更,加入了韦倩和陈睿,2014年9月加入了李丰(此前担任IDG资本合伙人),B站的资本化路径也逐渐清晰。
 
从B站的招股书公布的近三年的股份变化来看,2015年1月,IDG资本,华人文化产业基金、启明创投、华兴资本等公司4420万美元投资了B站;2015年7月,再获得1.614亿美元的融资;2016年5月,获得近2亿美元融资;2017年5月,获得1.072亿美元融资,腾讯也在此轮投资之列。
 
另外,IDG资本透露,2014年,B站获得IDG资本A轮独家投资,IDG资本由此成为B站最早的机构投资人,并在A+轮和B轮持续跟进。君联资本于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三次投资B站,“我们投资B站的时候,公司还没有太多考虑商业化。”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介绍说。
 
与陈睿加盟B站的同一年,B站也开启了现在占总收入比超80%的游戏联运和代理发行业务,逐渐推出《梦100》、《FGO》、《碧蓝航线》多款游戏。
 
某种意义上,B站作为早期热爱者的聚集地面临着因商业化、大众化而被早期用户抛弃、被指变质、初心不再的矛盾,陈睿加入后,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平衡。2014年9月,B站曾就用户对的接受情况调查,尽管多数用户选择可接受观看15到30秒的,B站董事长陈睿做出承诺:bilbili购买的正版新番,永远不加视频贴片。“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,都能在b站看没有的新番,而不用浪费若干15秒、30秒甚至75秒的人生。”
 
走向纳斯达克
 
经过了近9年的发展,曾经的小众文化也走向了大众,走向资本市场。3月28日,陈睿在B站上传了上市宣传视频,弹幕上留下了满屏的“合影留念”,当日上市的直播,也被满屏用户的弹幕填满。
 
B站上市直播弹幕截图
 
根据此前公布的招股书,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,哔哩哔哩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,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.3分钟。净营收也从2015年的1.31亿元到2016年的5.233亿元,2017年陡增至24.684亿元,虽然目前仍处于亏损阶段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.735亿元、9.115亿元和1.838亿元,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,净亏损分别为2.73亿元、5.46亿元、1.01亿元,但2017年的亏损金额和亏损率已经大幅度下降。
 
走向资本市场,也意味着投资者需要寻找一个和B站对标的行业和公司,它到底属于视频网站、游戏公司或者是一家社交平台。从财报数据上来看,为B站营收带来贡献的是游戏,2017年游戏业务收入为20.58亿元,占总收入的83.4%,相比2016年的3.42亿元增长了超5倍。从成本支出上来看,其主要开支也主要来自于游戏业务,2017年B站收入分成成本9.26亿元人民币占总成本48.3%,带宽服务器成本4.69亿元人民币,占总成本24.4%。与往往因内容和版权成本拖累盈利的传统网站不同,B站该项成本仅为2.62亿元人民币,占总成本13.6%。
 
 
“很多人认为bilibili是一个假的视频平台,是一个真的游戏公司,这肯定是误解。”在敲钟前,陈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解释说,B站商业化的思路和很多公司不太相同,实际上是基于用户群需求,提供给他们喜欢的娱乐消费。陈睿表示,因此B站并不是一家游戏公司。“典型的游戏公司是手上拿着一款产品,用各种方法花钱找用户,但我们是相反的,我们平台上有一大群用户,他们喜欢玩游戏,我们就在外面找游戏提供给他们。bilibili的游戏模式,就是解决平台用户需求模式。”
 
而目前,B站的商业化还处于初级阶段,游戏业务的商业化已经进行了两三年,直播的商业化从去年才正式开始,的商业化也会从今年开始增加一些。“游戏业务前两年的收入起初也很低,未来,游戏仍然会是bilibili非常重要的收入组成部分,对于年轻用户群体来说,游戏就是他们最普遍的娱乐消费,但直播、、周边销售这些业务的模式增长速度会非常快,未来有可能其他的模式加起来的收入比重超过游戏。”
 
“佛系创业者也能上市,上市之后不看股价就行了。上市这么快的原因是,我想快点做完,安心回去干活,所以我们流程推进得也比较快,也没有什么动静,一个阶段就做一个阶段的事。bilibili未来可能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、更强的杠杆、更高的品牌知名度做一些事情,就应该上市了。”陈睿说道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到: